1051949612_o.jpg﹝枯山水﹞

喧囂的城市沉默下來,陽光荒漠無情,顫抖的冷空氣無孔不入,樹葉瘋狂地翻動卻沒聲沒響,這所有的沉默都在空洞地講述,一個人的孤獨,以及說不出道理的失戀的苦難。你忍住悲傷,默默走開,一個人接受孤獨的折磨與懲罰,不怪誰,你只怪自己信仰愛,卻不明白愛是包容與恆久忍耐,愛不是件容易的事。

冷了的咖啡,怎麼入口?淡了的情意,怎能忍受?或許,繼續愛她比永遠離開她更加痛苦狼狽,這是不得已的選擇。身邊所有關於她令你絕望的一切,悉數焚燒毀棄,肌膚示愛的刺青也一一除去。只是,你心頭的那道傷疤如何處理?

分手的理由,可能千千萬萬,過程也必定十分複雜,難以言說。無論如何,當一切已不可挽回,結果變得簡單了,簡單到只剩下被遺忘的,微微的心痛。

想此刻她已在北國皚皚的冬雪裡了。天氣嚴寒,多病的她怎承受得住?你不免擔心著,儘管你已失去這份專寵的權利。

那一日,天空真像一張破碎的臉,你從沒這麼沮喪過。她在電話中告訴你,沒辦法再和家人對抗了,她將隨家人遷居日本,並且在東京繼續深造。她說,很抱歉。光是「抱歉」二字就把你們過往的一切全都一筆勾銷了,怎麼挽留也終歸無用。你真的不知道,是否該為愛情的脆弱易碎而傷心落淚?

由哽咽的聲音聽來,她已盡力了,而她也如同你愛她那般的愛你。你們本可結為連理,但她畢竟不是叛逆女子,她必然因著與家人斷絕關係而深深痛苦,這對她來說,多麼殘忍?

不怪她,只怪無緣。

忘記,使得過去、現在與未來,喪失一切意義,包括那些海誓山盟的曾經。忘記,讓失戀的人心痛,痛自己的愛情在記憶中被抹去。船過水無痕,戀情依舊,只是你不禁要問:「親愛的,你是否徹徹底底忘記我的存在?」

她曾經讓你發現全新的自己,可是,現在你又是一個人了。你害怕聽見〈把悲傷留給自己〉這樣的歌,也苦惱那午夜夢迴的時刻,希望她不要像你這樣痛苦才好。

好在你們多的是時間。時間不但使人成長,也善於治癒感情的創傷。但願彼此都能把自己面前的這一條路走得很好。你內心如此祈禱著。

 

全站熱搜

喬桑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