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31398058_o.jpg

(一)也有善類

《紅樓夢》賈寶玉謂:「女兒是水做的骨肉,男人是泥做的骨肉;我見了女兒便清爽,見了男子便覺濁臭逼人!」賈寶玉更認為女子出嫁,染了男人的氣味,就混帳起來,比男人更可殺了。也由於寶玉身為男人,連自己都厭惡,最後索性選擇出家。曹雪芹《紅樓夢》的男子,在賈寶玉眼中,都是可有可無的濁物,毋怪乎賈寶玉愛在女兒國裏面廝混。確然,《紅樓夢》這些養尊處優、不事生產的男性,善少惡多,有些更是罄竹難書。

賈寶玉個性驕縱,不喜讀書以追求功名,批評讀書上進的人為「祿蠹」,他生活於女兒國之中,但非世俗的色情狂,只是捕捉女性的美貌與靈魂,整體言,本性善良而不害人。賈寶玉父賈政,酷喜讀書,勤儉謹慎,人品端正,為官清廉,不貪不取,卻因擋人財路落得不識時務,加以用人不當,結果被參「失察屬員,重徴糧米,苛虐百姓」,虧得皇上姑念初膺外任,不諳吏治,被屬下蒙蔽,乃降三級,調回京城,不過抄家事件之後,又獲皇上派為「江西糧道」。《紅樓夢》之中,賈政雖然固執不知變通,無疑仍是難得的正人君子。賈寶玉亡兄賈珠之子賈蘭,在寡母李紈養育教導之下,循規蹈矩,用功求學,認同來訪之甄寶玉的想法,說:「若論到文章經濟,實在從歷練中出來的,方為真才實學。小姪年幼,雖不知文章為何物;然將讀過的細味起來,那膏粱文繡,比著令聞廣譽,真是不啻百倍的了。」其後賈蘭應試考取舉人,成為賈府復興的希望所在。

此外,同來賈府的薛寶釵堂兄薛蝌,秉性忠厚,為薛寶釵之母所倚重,當薛家無人,寶釵兄薛蟠的那些損友存覬覦之心,想打薛蝌主意,從中圖利,他都能避而遠之;又,薛蟠妻金桂及ㄚ嬛寶蟾一再設計色誘薛蝌,他謹守分際,潔身自好,讓金桂及寶蟾自討沒趣,在《紅樓夢》眾多淫亂成性的男子裏面,可謂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漣而不妖,十分難得。除此之外,《紅樓夢》賈府的男人們,無論老少,率多不務正業,遊手好閒,一個比一個貪色,賈府又如何能不傾頹衰敗呢?

(二)鳳姐夫婿賈璉

《紅樓夢》掌賈府管理大權的王熙鳳,精明、能幹、強勢,醋勁亦大,換言之,王熙鳳「家教」極嚴,偏偏丈夫賈璉愛偷腥,是《紅樓夢》男性角色份量僅次於賈寶玉的一位。

王熙鳳是賈寶玉母親王夫人的侄女,與賈璉是「親上加親」的結合。賈璉捐了個空有其名的閒官「同知」,不喜正務,原本幫著叔父賈政料理府中事務,但自從娶了能幹又愛攬事的鳳姐之後,事情多交給鳳姐處理,賈璉樂得輕鬆。然只要鳳姐不在身邊,賈璉便不安分。榮國府內有一個極不成材破爛酒頭廚子,懦弱無能,眾人都叫他「多渾蟲」,其媳婦妖豔異常,輕狂無比,賈璉見過這媳婦,垂涎已久,唯因懼內而不曾得手,但那媳婦早已有意於賈璉,當多渾蟲醉倒在炕,半夜賈璉溜進來相會,一見面,神魂失據,交歡起來。此事為賈璉妾平兒所悉,她替賈璉隱瞞,賈璉反而罵妻子鳳姐:「她防我像防賊似的;只許她和男人說話,不許我和女人說話;我和女人說話,略近些,他就疑惑!」平兒回說:「你行動就是壞心,連我也不放心。」賈璉道:「哦,也罷了麼!都是妳們行的是,我行動兒就存壞心!多早晚纔叫妳們都死在我手裏呢!」

賈璉先是跟廚子的媳婦偷情,繼與管家鮑二的老婆私通,還向鮑二的老婆抱怨鳳姐醋勁大,說:「如今連平兒她也不叫我沾一沾了,平兒也是一肚子委屈不敢說!我命裏怎麼就該犯了夜叉星!」結果被眼尖的鳳姐當場抓姦,罵道:「好娼婦!妳偷主人漢子,還要治死主子老婆!」隨後向賈母哭訴委屈。賈璉當眾下跪賠不是,給足鳳姐面子。另一方面,鮑二媳婦羞愧上吊自盡,鮑二媳婦娘家的親戚要告,賈璉即派人送二百兩銀子和解,又命人幫著辦喪事;另外給了鮑二一些銀兩,應許他日再挑個媳婦給他。鮑二既有體面又有銀子,便仍然奉承賈璉。

但賈璉花心未改,復勾搭寧府堂弟賈珍妻妹尤二姐。賈璉堂叔賈敬,即賈珍之父,煉丹服靈砂,妄作虛為,過於勞神費力,因而傷了性命。停靈在家期間,賈璉得以每日與素聞其名的尤氏姊妹見面,不禁動了垂涎之意,乘機百般撩撥,眉目傳情,那尤三姐淡然以對,尤二姐則十分有意;不過,四周眼目眾多,賈璉無從下手,又怕賈珍喫醋,是以不敢輕舉妄動,只好二人心領神會。賈珍子賈蓉與賈璉一同進城,賈璉刻意稱讚尤二姐舉止大方,言語溫柔,無一處不令人可敬可愛,賈蓉揣知其意,表示願給叔叔作媒,讓尤二姐做二房,謂:「叔叔只說嬸子總不生育,原是為子嗣起見,所以私自在外面作成此事。就是嬸子,見『生米做成熟飯』,也只得罷了。」實則賈蓉亦非好意,他素日同他姨娘有情,卻因父賈珍在家,不能暢意;如今要是賈璉娶了尤二姐,少不得在外居住,趁賈璉不在之時,正好可去鬼混。賈珍同意促成此一婚事,賈蓉即遊說尤氏之母,加以尤老娘等平時全虧賈珍周濟,此時又是賈珍作主替聘,且妝奩不用自己置買,賈璉更是青年公子,強勝原已訂婚的張家,遂忙與二姐兒商議。尤二姐是水性人兒,先前常怨恨錯許張華,致使後來終身失所,今見賈璉有情,況是姐夫賈珍將他聘嫁,有何不肯,也就點頭依允。賈珍於是逼迫與尤二姐指腹為婚的張華取金退婚,賈璉則另置新房,偷娶尤二姐,安排下人服侍。賈璉告訴尤二姐,只等鳳姐一死,便接她進賈府做正室。紙包不住火,此事終為鳳姐所悉,乃用計害死尤二姐。再者,賈璉偷娶尤二姐,賈珍對尤三姐亦有垂涎之意,卻擔心自討沒趣,賈璉於是撮合尤三姐嫁給自己的姐夫賈珍,結果被尤三姐罵得狼狽溜去。

王熙鳳家教既嚴,偏偏丈夫賈璉愛偷腥,先是跟廚子的媳婦偷情,繼與家僕鮑二的老婆私通,後來復勾搭賈珍妻妹尤二姐,偷娶為妾,引起陣陣風波。最後,賈璉無損,倒楣的卻是女性,真是天理何在!

(三)賈璉父賈赦

賈璉父賈赦亦好色,已一把年紀,鬍子也白了,看上賈母鍾愛的ㄚ鬟鴛鴦,欲納之為妾,妻邢夫人稟性愚弱,只知奉承賈赦以自保,家中一應大小事務俱由賈赦擺佈,不敢不順著丈夫心意。邢夫人拉著鳳姐一起去,希望鴛鴦應允作姨娘,認為ㄚ頭誰不想巴高望上,不想出人頭地?放著半個主子不做,倒願意做ㄚ頭,將來不過配個小子,一輩子還是奴才。邢夫人告訴鴛鴦:「妳知道我的性子又好,又不是那不容人的人;老爺待妳們又好;過一年半載,生個一男半女,妳就和我並肩了。」

但鴛鴦不只模樣漂亮,行事可靠,也是極有個性的女子,她拒絕婚事,跟賈璉妾平兒道:「別說大老爺要我做小老婆,就是太太這會子死了,他三媒六證的娶我去做大老婆,我也不能去!」鴛鴦情願剪髮出家,一輩子不嫁男人,甚至於不惜一死。邢夫人不死心,透過鴛鴦的嫂子來遊說,嫂子反遭痛罵:「什麼好話!又是什麼喜事!怪道成日羨慕人家的ㄚ頭做了小老婆,一家子都仗著她橫行霸道的,一家子都成了小老婆了!看的眼熱了,也把我送在火坑裏去!」賈赦既知鴛鴦咬牙不願意,明言鴛鴦看上了寶玉,實則暗指鴛鴦與賈璉有「私情」,竟向鴛鴦的哥哥說下狠話:「她必定嫌我老了,大約她戀著少爺們!多半是看上了寶玉!只怕也有賈璉!──若有此心,叫她早早歇了!我要她不來,必後誰敢收她?……憑她嫁到了誰家,她難出我的手心!除非她死了,或是終身不嫁男人,我就服了她!」幸好賈母不允,告訴邢夫人,留下鴛鴦服侍她,就跟盡孝了一樣。

賈赦無法如願,又且含愧,自此便告了病,不敢面見賈母,只打發邢夫人及賈璉每日過去請安,接著又各處遣人購求尋覓,終於花費五百兩銀子買了一個十七歲女子,收在屋裏。後來,兒子賈璉偷娶尤二姐,賈赦竟十分歡喜,說他中用,不但賞錢,且賞他房中一個十七歲的ㄚ鬟為妾。的確是有其父必有其子,上樑不正下樑歪。又,賈政深知孫紹祖並非詩禮名族之裔,勸諫過兩次,賈赦不聽,仍執意將個性軟弱的女兒迎春許與孫紹祖,結果夫妻不睦,甚至於家暴,皆因賈赦之識人不明,毀了女兒終身的幸福。

(四)賈寶玉庶弟賈環

再看賈寶玉同父異母弟賈環,二人都是賈政所生。賈寶玉神彩飄逸,秀色奪人;賈環則人物委瑣,舉止粗糙,兄弟形成強烈對比。

賈環的母親是趙姨娘,賈政的妾,心胸狹窄,自認因非正配而屢遭虧待,也為兒子賈環打抱不平,一肚子壞心眼,常藉機鬧事,曾收買馬道婆施法陷害寶玉和鳳姐,以洩心頭之恨,最後卻於賈母靈前發瘋中邪,在鐵檻寺暴斃。趙姨娘和賈環是賈府人緣極差的一對母子。特別是賈環,品行不佳,人人討厭。比如正月裏,賈環和寶釵、ㄚ鬟香菱、鶯兒玩擲骰子,堂堂賈家公子,輸了錢居然還耍賴,ㄚ鬟鶯兒嘟嚷說:「一個做爺的還賴我們!這幾個錢連我也瞧不起!前兒和寶二爺玩,他輸了那些也沒著急;剩下的錢還是幾個小ㄚ頭子們一搶,他一笑就罷了!」真是窩囊之至!賈環不愛讀書,上學去是為了八兩銀子的零用錢。發現賈政和王夫人等不在家,便連日裝病逃學。ㄚ鬟裏面唯有彩雲給賈環好臉色,賈環卻誤會彩雲和寶玉相好而使性子,氣哭彩雲。又,鳳姐的女兒巧姐兒內熱驚風,趙姨娘叫賈環前來探望,他好奇煎藥用的牛黃是怎麼個樣子,笨手笨腳地弄倒藥壺,弄洒了藥,賈環自覺沒趣,連忙跑了。趙姨娘得知此事,心想必遭鳳姐等說三道四,氣得開罵,賈環不覺有錯,回道:「那ㄚ頭子又沒就死了,值得她也罵我,妳也罵我,賴我心壞,把我往死裏糟蹋!等著,我明兒還要那小ㄚ頭子的命呢,看妳們怎麼著!只叫她們提防著就是了!」母子兩個吵了一回。後來賈母辭世,賈環雖在那裡嚎喪,兩隻眼睛倒像個活猴兒似的,東溜溜,西看看,看到奶奶姑娘們來了,就在孝幔子裏頭淨偷著眼兒瞧人。怎不令人搖頭?

因是兄弟,賈環難免被拿來與寶玉相比卻樣樣不如,難免自卑,有了心結,便藉機報復寶玉。如寶玉在王夫人處和ㄚ鬟彩雲說笑、頑耍,同在這兒的賈環正受命抄寫《金剛經》,心上按不下這口氣,故作失手,將一盞油汪汪的蠟燭,向寶玉臉上一推,只見寶玉滿臉燭油,幸而沒傷到眼睛,王夫人又氣又急,忙命人替寶玉擦洗,一面罵賈環黑心。再者,王夫人婢女金釧兒和寶玉調情,失了分寸,遭王夫人逐出賈府而投井自殺,賈環火上加油,悄悄跟父親賈政打小報告:「我母親告訴我說:寶玉哥哥前日在太太屋裏拉著太太的ㄚ頭金釧兒強姦不遂,打了一頓,金釧兒便賭氣投井死了。」賈政一聽,氣得面如金紙,也使得賈寶玉被家法打個半死。

賈環生母趙姨娘中邪,胡言亂語,一時救不回來,邢夫人、王夫人留下幾個人看顧,先行離去,賈環竟著急問道:「我也在這裏嗎?」王夫人聽了,啐道:「糊塗東西!你姨媽的死活都不知,你還要走嗎?」賈環這才不敢言語,留下來照看自己的母親。

母親趙姨娘死後,父賈政出外當官不在家,王夫人不大理會,賈環越來越不像話,甚至偷典偷賣,不一而足,宿娼濫賭,無所不為。賈府晚輩賈芸連日在外輸錢,無所抵償,向三叔賈環借貸,殊不知賈環本就沒錢;雖然趙姨媽有些積蓄,早被他弄光了,那能照應人家;但想起鳳姐生前待他刻薄,趁著賈璉不在家,要擺佈鳳姐獨生女巧姐兒出氣,遂把這個當叫賈芸來上,故意跟他說:「不是前兒有人說是外藩要買個偏房?你們何不和王大舅商量,把巧姐說給他呢?」使得賈芸、巧姐兒母舅王仁和賈環遊說邢夫人,一起逼巧姐兒出嫁,以為其中有利可圖。即使巧姐兒反對,唯鳳姐時已亡故,賈璉又不在家,無所依靠,幸遠親劉姥姥及時伸出援手,巧姐兒才得以逃過一劫。

賈環之惡,無庸置疑,然賈環也有委屈的時候,當賈寶玉遺失始終隨身的通靈寶玉,有人立刻想,會否是賈環所為?難免令無辜的賈環怨恨不已。

(五)寧府賈珍賈蓉父子

《紅樓夢》寧國府長孫賈珍,為街西街東二府房長,凡族中事都由他掌管。妻尤氏有二個妹妹,其中三姐兒雖向來和賈珍偶有戲言,但不似她姐姐那般隨和,所以賈珍雖有垂涎之意,卻也不敢造次,以免自討沒趣。後來,賈璉偷娶尤二姐,金屋藏嬌,二姐兒操持家務,十分謹肅,每日關門閉戶,一點外事不聞。賈珍趁賈璉不在家,也來鬼混了兩次,無奈二姐兒只不兜攬,推故不見。

寧國府賈蓉妻秦氏亡故,籌辦後事時,父賈珍想,其子不過是黌門監生,靈旛上寫時不好看。於是透過太監捐了一千五百兩銀子,換來「五品龍禁尉」的官銜,曰「防護內廷紫禁道御前侍衛龍禁尉」。其好虛名若此,怎不可笑!更誇張的是,賈珍父賈敬因煉丹服藥而亡,居喪期間,不得遊玩,賈珍無聊之極,想出一個破悶的法子,日間以習射為由,請了幾位世家弟兄及諸富貴親友來較射;謂白白的只管亂射終是無益,不但不能長進,且壞了式樣,必須立了罰約,賭個利物,大家才有勉力之心;因此於箭道內立了鵠子,約定每日早飯後射鵠子。賈珍不好出名,便命賈蓉做局家。連賈政也令寶玉、賈環、賈琮、賈蘭等四人,過來跟賈珍習射。然賈珍志不在此,再過幾日,漸次以歇肩養力為由,晚間或抹骨牌,輸的人作東請酒,之後漸次至錢,結果一日一日的賭勝於射了,索性公然擲骰開局,大賭起來。其德虧若此,家道豈能不敗?

再如賈敬亡故,賈珍賈蓉父子放聲大哭,從大門外便跪爬起來,至棺前直哭到天亮,喉嚨都哭啞了方住。然形成極大反差的是,熱孝在身,賈蓉竟和姨娘、ㄚ頭們打情罵俏,遭到推阻時,竟厚顏道:「從古至今,連漢朝和唐朝,人還說『髒唐臭漢』,何況偺們這宗人家!誰家沒風流事?別叫我說出來!連那邊大老爺這麼利害,璉二叔還和那小姨子不乾淨呢!鳳嬸子那樣剛強,瑞大叔還想他的帳!」果真應了「有其父必有其子」這句話。

(六)薛寶釵兄薛蟠

《紅樓夢》東西二府賈家男性,善少惡多。至於姻親方面,薛寶釵兄薛蟠之惡,更有過之而無不及。

薛蟠寡母王氏乃京營節度使王子騰之妹,與榮國府賈政夫人王氏為一母所生的姊妹,當其父在世,極愛寶釵,令其讀書寫字,較之乃兄薛蟠竟高十倍,身為兄長的薛蟠怎不窩囊!薛蟠靠著祖父舊日情分,於戶部掛個虛名,支領錢糧,唯性情奢侈,言語傲慢;自父親死後,終日鬥雞走馬,遊山玩景而已。薛蟠雖是皇商,經濟之事則全然不知,屢受拐騙,京都幾處生意亦漸銷耗。他不能安慰母心,令薛母苦惱不已,正擇日起身至都中一遊,不想偏遇拐子偷賣早已許予馮家的甄英蓮,薛蟠見此女長得不俗,立意買了作妾,又遇馮家來奪,因恃強喝令豪奴將馮淵打死。人命關天,他卻視為兒戲,自謂沒有什麼大不了的。果然仗著親戚們的勢力,花錢擺平此事。後來,薛蟠於李家店歇宿,喝酒發生爭端,毆傷在店內工作的張三深重致死,引起軒然大波。薛母為這件人命官司,各衙門內不知花了多少銀錢,才得以裁定為誤殺,原打算將當鋪折變給人,備銀贖罪,詎料刑部駁審,又託人花了好些錢,總不中用,依舊判定死罪。直至好不容易獲得赦罪,薛家四處借貸,加上自己湊些銀兩,刑部准了,收兌銀子,薛蟠方得釋放,這才立誓說道:「若是再犯前病,必定犯殺犯剮!」

來到賈府望親之後,薛蟠也發生許多事。既知有一家學,學中廣有青年子弟,薛蟠也假說來上學,不過是「三日打漁,兩日曬網」,不曾有一絲進益,只圖結交一起玩樂的朋友。又如,薛蟠跟賈寶玉說看了春宮畫,畫得很好,上頭還有許多字,落款寫的是「庚黃」,寶玉糾正應為「唐寅」之誤,粗俗的薛蟠自覺沒趣,笑說:「誰知他是『糖銀』是『菓銀』的!」行酒令時,寶玉說道:「女兒悲,青春已大守空閨。女兒愁,悔教夫婿覓封侯。女兒喜,對鏡晨妝顏色美。女兒樂,鞦韆架上春衫薄。」眾人稱讚,薛蟠卻說不好,該罰,因為他完全聽不懂。薛蟠之不學無術,由此可見一斑。

薛蟠喝酒鬧事,乃向母、妹保證學好,改過自新,謂:「我要再和他們一處喝,妹妹聽見了,只管啐我,再叫我畜生,不是人,如何?何苦來,為我一個人,娘兒兩個天天兒操心?媽媽為我生氣,還猶可;要只管叫妹妹為我操心,我更不是人了!如今父親沒了,我不能多孝順媽媽,多疼妹妹,反叫娘母子生氣,妹妹煩惱,連個畜生不如了。」其後遇上年輕的世家子弟,素性爽俠,卻酷好耍鎗舞劍、吹笛彈箏,生得又美,每被誤認作優伶一類的柳湘蓮,薛蟠以為是可追求的對象,結果看錯了人,討來一頓痛打。寧國府的「損友」賈蓉聞之笑曰:「薛大叔天天調情,今日調到葦子坑裏,必定是龍王爺也愛上你風流,要你招駙馬去,你就碰到龍犄角上了。」果真是江山易改,本性難移。

薛寶釵兄薛蟠好色花心,卻陰錯陽差娶到惡妻金桂,金桂水性楊花,惹來不少家庭風波,其後想害人反而毒死自己,結束這段極其不幸的婚姻。作惡多端的薛蟠遇上金桂,算是報應!可是薛蟠因毆人致死案被定死罪,終獲特赦,付出贖銀了事,還娶到乖巧的香菱,偏偏香菱難産而亡,遺下一子。曹雪芹對於薛蟠的安排,固然深具批判性,結局又似乎太過於寬大了。

(七)男性之惡的象徵

綜觀《紅樓夢》的諸多男性,除了賈政、賈寶玉、賈蘭、薛蝌,其他如賈赦、賈敬、賈璉、賈環、賈珍、賈蓉、薛蟠等,如上所述,幾乎一無是處。此外,同族的賈瑞因引誘鳳姐不成失精而亡;賈芸欲攬事牟利,未能如意,便罵鳳姐:「人說二奶奶利害,果然利害!一點兒都不滴縫,真正斬釘截鐵!怪不得沒有後世!這巧姐兒更怪,見了我好像前世的冤家似的!真正晦氣,白鬧了這麼一天!」可以說個個好色、愛財、豪華奢侈、貪圖虛名、仗勢欺人、罔顧道德倫理等等,均為百分百大男人主義者,且完全看不出具有意義的人生目標,除了印證賈寶玉所言,男子是泥做的骨肉,濁臭逼人;亦是曹雪芹對於傳統封建社會、貴族家庭的露骨批判,這種種男性之惡,註定家族不可避免地走向衰敗和滅亡的命運,可以說深具耐人尋味的象徵意義。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喬桑 的頭像
喬桑

喬桑の文藝錄 

喬桑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