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31398058_o.jpg

(一)潑辣貨與鳳辣子

《紅樓夢》眾多金釵之中,王熙鳳咸認是全書個性最鮮明、形象最鮮活的一位,具有濃厚的世俗氣息,完完全全是現實功利主義的典型代表。

王熙鳳小名「鳳姐兒」,賈母口中的「潑辣貨」、「鳳辣子」,也被稱為「脂粉隊裏的英雄」,乃榮府賈璉之妻,賈寶玉堂嫂,賈政妻王夫人的侄女,是親上加親的婚姻,自幼假充男兒教養,學名「王熙鳳」。能幹又潑辣的王熙鳳是賈寶玉大嫂李紈眼中的「楚霸王」,在丈夫賈璉口中卻成「閻王老婆」或「夜叉星」了。

雖為賈赦妻邢夫人的媳婦,但受命幫王夫人掌理榮府家務,扮演一柱擎天的角色。王熙鳳逞強好勝,貪財虛榮,口舌伶俐,對下人不留情面,對長輩則手腕靈活,百般討好,處事手段狠毒,甚至於殘忍的地步。她懷恨丈夫偷娶而設計害死尤二姐,剋扣下人月錢,違法放高利貸則成為賈府家產被抄後無法放還的主因,自己和丈夫賈璉歷年積蓄一朝而盡,損失慘重。再者,因年內年外操勞太過,好不容易懷了一個男胎,到了六七個月,一時未及檢點而不幸流產,接著疾病纏身,加以榮寧二府家道衰敗,大家長賈母死後,王熙鳳承受重擔卻已力不從心,照應不來,聽見其他人說三道四的風涼話,氣得吐血昏暈,連女兒巧姐都無法照料妥當,得託付給遠親劉姥姥,才沒被舅兄王仁、賈寶玉庶弟賈環所出賣、逼嫁,差點成為外藩的婢女侍妾。王熙鳳的由強而弱,呼應著賈府之由興而衰,的確耐人尋味,足以帶給讀者人生的啟示。

(二)外表及毒舌

王熙鳳在《紅樓夢》出場,是林黛玉初抵賈府的那一天,眾人斂聲屏氣,王熙鳳卻先聲奪人,曹雪芹如此形容:「只見一群媳婦ㄚ鬟擁著一個麗人從後房進來。這個人打扮和其他姑娘不同:彩繡輝煌,恍若神妃仙子,頭上戴著金絲八寶攢珠髻,綰著朝陽五鳳掛珠釵;項上戴著赤金盤螭纓絡圈;身上穿著縷金百蝶穿花大紅雲緞窄褃襖,外罩五彩刻絲石青銀鼠褂;下著翡翠撒花洋縐裙。一雙丹鳳三角眼,兩灣柳葉吊梢眉;身量苗條,體格風騷;粉面含春威不露,丹唇未啟笑先聞。」色彩亮麗和排場之大,充分顯示其得意、神氣,以及大權在握的威風。可是,當王熙鳳得知丈夫賈璉偷娶尤二姐,在外金屋藏嬌,王熙鳳用計將尤二姐騙入大觀園,尤二姐初見的王熙鳳是這樣的:「頭上都是素白銀器,身上月白緞子襖,青緞子掐銀線的褂子,白綾素裙;眉彎柳葉,高吊兩梢;目橫丹鳳,神凝三角;俏麗若三春之桃,清素若九秋之菊。」跟先前相較,顯得謹慎內斂,原來這是要到姑子廟進香的裝扮,無疑暗示著尤二姐不幸的下場。曹雪芹對於王熙鳳外表描述之用心,由此可見一斑。

口舌伶俐,乃至於尖酸刻薄不饒人,也是王熙鳳外顯的一大特色。遠親劉姥姥來到賈府,向鳳姐請安,鳳姐笑道:「親戚們不大走動,都疎遠了。知道的呢,說你們棄嫌我們,不肯常來;不知道的那起小人,還只當我們眼裏沒人似的。」這話語帶刺,令劉姥姥連忙念佛道:「我們家道艱難,走不起,來到這裏,沒的給姑奶奶打嘴,就是管家爺們瞧著也不像。」鳳姐受賈珍之託,扛下辦理寧府賈蓉妻秦氏後事之責,備極辛勞,向小別的丈夫賈璉訴苦:「我那裏管的上這些事來!見識又淺,嘴又笨,心又直,人家給個棒槌,我就拿著認作針了;臉又軟,擱不住人家給兩句好話兒。……你是知道的,偺們家所有的這些管家奶奶,那一個是好纏的?錯一點兒,她們就笑話打趣;偏一點兒,她們就『指桑罵槐』的抱怨。……況且我又年輕,不壓人,怨不得不把我擱在眼裏。更可笑那府裏蓉兒媳婦死了,珍大哥再三在太太眼前跪著討情,只要請我幫他幾天。我再四推辭,太太做情應了,只得從命;到底叫我鬧了個馬仰人翻,更不成個體統,至今珍大哥還抱怨後悔呢。你明兒見了他,好歹賠釋賠釋,就說我年輕,原沒有過世面,誰叫大爺錯委了呢?」這語氣多麼生動,彷彿王熙鳳整個人活靈活現似的。王夫人打心底欣賞寶玉貼身ㄚ鬟襲人,認為她行事大方,軟中帶硬,能夠把寶玉治得服服貼貼,有意將襲人納為妻妾,長長遠遠伏侍寶玉一輩子,特交代鳳姐增加襲人的月錢,鳳姐心裡不以為然,表面上不說什麼,私下卻對幾個執事的媳婦們冷笑道:「我從今以後,倒要幹幾件刻薄事了!抱怨給太太聽,我也不怕!糊塗油蒙了心,爛了舌頭,不得好死的下作娼婦們,別做娘的春夢了!」

賈璉跟管家鮑二的老婆偷情,東窗事發,王熙鳳回到房中,痛斥丈夫:「我怎樣像個閻王,又像夜叉?那娼婦咒我死,你也幫著咒我。千日不好,也有一日好。可憐我熬的連個混賬女人也不及了!我還有什麼臉過這個日子。」後來,賈璉偷娶寧府賈珍妻妹尤二姐,此事被鳳姐知道了,她即向尤氏興師問罪,照臉一口唾沫,啐道:「妳尤家的ㄚ頭沒人要了。偷著只往賈家送!難道賈家的人都是好的,普天下死絕了男人了?妳願意給,也要三媒六證,大家說明,成了個體統纔是!妳痰迷了心,脂油蒙了竅!國孝、家孝,兩層在身,就把個人送了來!這會子叫人告我們,連官場中都知道我利害吃醋!如今指名提我,要休我!……給我休書。我就走!」一面說一面大哭,拉著尤氏,要去見官。急得姪子賈蓉跪地磕頭,求嬸娘息怒。鳳姐又罵道:「天打雷劈,五鬼分屍的沒良心的東西!不知天有多高,地有多厚,成日調三窩四,幹出這些沒臉面,沒王法,敗家破業的營生!你死了的娘,陰靈兒也不容你!祖宗也不容你!還敢來勸我!」

鳳姐即使在大觀園活見鬼,健康受損,口齒不再像以前那樣伶俐了,但她毒舌依舊不饒人,當性情溫和、處處週到替人設想的賈璉妾平兒前來探病慰問,鳳姐卻道:「妳這會子不用假慈悲。我死了,妳們只有喜歡的。妳們一心一計,和和氣氣的過日子,省得我是妳們眼裏的刺。」完全誤解平兒的好意,讓眼眶紅了的平兒越發掉下淚來。

(三)精明能幹

《紅樓夢》眾金釵之中,王熙鳳無疑是最精明能幹的一位。只是,她居然認不得幾個大字,如此又如何能夠掌握賈府大權、指導管理榮府從上至下三百餘人呢?實在難以想像。

王熙鳳丈夫賈璉不喜正務,原本幫著料理家務,誰知自從娶了鳳姐之後,上下無一人不稱頌他的夫人,模樣標致,言談爽利,心機深細,男人亦萬不及一,賈璉變成夫以妻為貴了。管家周瑞的老婆就告訴劉姥姥:「這鳳姑娘年紀兒雖小,行事兒比男人都大呢。如今出挑的美人兒似的,少說著只怕有一萬心眼子,再要賭口齒,十個會說的男人也說不過她呢!……就只一件,待下人未免太嚴些兒。」

最喜攬事的王熙鳳,應允料理寧府賈蓉妻秦氏之喪事,充分賣弄她的能幹。王熙鳳先彙整寧府管理上的五大缺失:頭一件是人口混雜,遺失東西;二件,事無專管,臨期推諉;三件,需用過費,濫支冒領;四件,任無大小,苦樂不均;五件,家人豪縱,有臉者不服鈐束,無臉者不能上進。再來,集合下人,規定大小事項,眾皆遵守。鳳姐刻意下馬威,道:「既託了我,我就說不得要討你們嫌了。我可比不得你們奶奶好性兒,諸事由得你們。再別說你們這府裏原是這麼樣的話,如今可要依著我行。錯我一點兒,管不得誰是有臉的,誰是沒臉的,一例清白處治。」鳳姐威重令行,心中十分得意。背後被說成臉酸心硬,一時惱了便不認人的烈貨。果然,有人未能遵守規定,求饒不成,遭鳳姐嚴懲,寧府中人於是知道鳳姐之利害,自此,俱各兢兢業業,不敢偷安。鳳姐事多任重,揮霍指示,任其所為,雖然如此之忙,只因素性好勝,惟怕落人褒貶,故費盡精神,籌畫得十分整齊,合族上下,無不稱嘆。薛寶釵之母薛姨媽就當著王夫人,稱讚王熙鳳:「妳們只聽鳳ㄚ頭的嘴,倒像倒了核桃車子似的!帳也清楚,理也公道。」王熙鳳之精明能幹,由此可見。

(四)手腕靈活

王熙鳳雖然潑辣、耍強,令下人畏懼,但她也懂得靈活運用手腕,討好長輩,贏得她們的歡心。

話說正月,賈寶玉奶媽李嬤嬤老毛病犯了,輸了錢,遷怒於其他ㄚ頭,鳳姐聽見聲音吵嚷,連忙趕過來,拉住李嬤嬤,笑道:「媽媽別生氣。大節下,老太太剛喜歡了一日,妳是個老人家,別人吵,妳還要管她們纔是;難道妳倒不知規矩,在這裏嚷起來,叫老太太生氣不成?說誰不好,我替妳打她。我屋裏燒的滾熱的野雞,快跟了我喝酒去罷。」一面說一面拉走李嬤嬤,高明的化解了一場風波。又如薛姨媽和寶釵至大觀園怡紅院探視挨賈父痛打的寶玉,寶玉提到喝湯,管廚房的便找出來喫碗湯專用的湯模子,薛姨媽見此舊年備膳的器具,讚不絕口,鳳姐立刻吩咐廚房拿幾隻雞,另外添了東西,做十碗湯,說:「這一宗東西,家常不大做,今兒寶兄弟提起來了,單做給他喫,老太太、姨媽、太太都不喫,似乎不大好;不如就勢兒弄些大家喫喫,託賴著連我也嘗個新兒。」賈母聞之,笑鳳姐拿公款做人情。鳳姐立即交代廚房,這雞湯由她作東,直接在她的帳上領銀子。

再者,賈母提議為鳳姐過生日,由大家集資。賈寶玉大嫂李紈守寡,賈母想幫她出錢,鳳姐立即搶著付,說:「我一個錢也不出,驚動這些人,實在不安,不如大嫂子這分我替她出了罷。我到那一日多吃些東西,就享了福了。」這讓賈母和婆婆邢夫人都點頭稱是。同樣的,薛姨媽和姨太太們,本打算出五十兩銀子,借用大觀園,擺酒宴請賈母賞雪;賈母說姨太太是客,該由賈府來請才是,哪有讓姨媽破費的道理?鳳姐一聽便順著賈母的心意,說:「如今我也不和姨媽要銀子了,我替姨媽出銀子,治了酒,請老太太吃了,我另外再封五十兩銀子孝敬老祖宗,算是罰我個包攬閒事,這可好不好?」如此一來,皆大歡喜,亦可見王熙鳳手腕之靈活。

此外,賈寶玉貼身ㄚ鬟襲人,向為王夫人所欣賞與倚重,因其母病重,襲人準備回娘家探視。鳳姐看襲人頭上戴著幾枝金釵珠釧,倒也華麗;又看身上穿著桃紅百花刻絲銀鼠襖,蔥綠盤金彩繡綿裙,外面罩著青緞灰鼠褂。鳳姐覺得這褂子太素了些,如今穿著也冷,該穿一件大毛的。於是把自己的一件大毛拿給襲人穿去,給足襲人面子,且不忘囑咐襲人:「妳媽要好了就罷;要不中用了,只得住下,打發人來回我,我再另打發人給妳送鋪蓋去。」這樣貼心的話語,襲人聽來必然受用。

(五)奸狠毒辣

王熙鳳真正可怕、厲害的,是她心機之深沉及手段之毒辣。曹雪芹對此著墨甚多,使得鳳姐的人物塑造更具立體感。

賈府同族而代管書房的賈瑞,二十來歲的人尚未娶親而心存邪念,私下勾搭年輕的嫂子王熙鳳,想著她,卻苦於無法得手。賈瑞大膽告訴鳳姊,只要她點頭,他「死了也情願」。王熙鳳心想:「這纔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呢!那裡有這樣禽獸的人!……他果然如此,幾時叫他死在我手裏,他纔知道我的手段!」結果,在王熙鳳設局之下,一再捉弄賈瑞,他仍自投羅網,還被知情的寧府賈蓉和賈薔敲詐,平添了債務,偏偏相思難禁,更遭惡整,不覺就得了一病,心內發膨脹,口內無滋味;腳下如綿,眼中似醋;黑夜作燒,白日常倦;下溺遺精,嗽痰帶血……諸如此症,不到一年都添全了,於是不能支持,一頭躺倒,合上眼還只夢魂顛倒,滿口胡言,驚怖異常。各處請醫療治,皆不見效,終因幻覺與鳳姐雲雨不斷,失精而亡。固然榮寧二府出資幫助料理後事,王熙鳳則無絲毫內疚之意。

不過,由王熙鳳之整死尤二姊,更可看出王熙鳳的可怖。王熙鳳家教甚嚴,夫賈璉猶在賈珍賈蓉父子居中牽線之下,金屋藏嬌,以鳳姊不能生育,為子嗣起見,私娶賈珍妻妹尤二姊,俟生米煮成熟飯,鳳姊怒不可遏,但生氣也沒用。得悉尤二姊本已有婆家,女婿張華成日在外賭博,不理世業,家私花盡,遭尤家退親。王熙鳳暗暗遣人花錢收買張華,至衙門提告,謂賈璉於國孝家孝期間,背旨瞞親,仗財依勢,強逼退親,停妻再娶。藉此把事情鬧大,其實只是虛張聲勢,驚嚇賈璉、賈蓉、賈珍妻尤氏等人。其後,賈蓉另付百金,促張華回原籍,謂為「妄告不實,畏罪逃走」。王熙鳳有意使人算計,治死張華,剪草除根,以保住自己名聲。唯因人命關天,非同兒戲,家僕旺兒未進一步處理,王熙鳳亦不予追究。

接著,王熙鳳表面上與新迎進門的尤二姐互稱姊妹,說:「我也勸過二爺:早辦這件事,果然生個一男半女,連我後來都有靠。不想二爺反以我為那妒忌不堪的人,私自辦了,真真叫我有冤沒處訴。我的這個心,惟有天地可表。」又說:「我如今來求妹妹進去,和我一塊兒,──住的,使的,穿的,戴的,總是一樣兒的。妹妹這樣伶透人,要肯真心幫我,我也得個膀臂。」尤二姐見鳳姐口內全是自怨自錯,滿嘴「好妹妹」不離口,便天真的認為她是好人,當成了知己。王熙鳳將尤二姐騙入賈府就近看管,另住廂房,俟滿了孝再圓房。實則安排伺候的ㄚ頭不聽使喚,令尤二姐逐漸陷入無法擺脫的困境。此時,賈赦知兒子賈璉娶尤二姐,十分歡喜,說他中用,賞了他一百兩銀子,又將房中一個十七歲的ㄚ鬟秋桐賞他為妾。賈璉既得妾秋桐,對尤二姐之情漸漸淡了,只有秋桐一人是命。這秋桐自以為係賈赦所賜,無人可支使她,連鳳姐、平兒皆不放在眼裏,豈容那先姦後娶沒人抬舉的婦女。鳳姐見此反而暗樂,即「借刀殺人」,坐山觀虎鬥,設法讓秋桐去鬥尤二姐,自己再對秋桐下手。王熙鳳告訴秋桐:「妳年輕不知事;她現在是二房奶奶,妳爺心坎兒上的人,我還讓她三分,妳去硬碰她,豈不是自尋其死?」秋桐一聽,越發惱了,天天大口亂罵尤二姐是娼婦,氣哭尤二姐,連飯也不吃;秋桐則悄悄向賈母和王夫人說尤二姐的壞話:「她專會作死,好好的成天喪聲嚎氣。背地裏咒二奶奶和我早死了,好和二爺一心一計的過。」賈母因而漸漸不太喜歡尤二姐,眾人見賈母不喜,不免又往上踐踏起來,弄得尤二姐要死不能,要生不得。

如此不過受了一月的暗氣,尤二姐便懨懨得了一病,四肢懶動,茶飯不進,漸次黃瘦下去。時尤二姐已有孕在身,賈璉延醫診視,抓了藥,調服下去,竟將一個已成形的男胎打下來了。王熙鳳這又虛情假意,說:「偺們命中無子!好容易有了一個,遇見這樣沒本事的大夫來!」且於天地前燒香禮拜,通誠禱告:「我情願有病,只求尤氏妹妹身體大癒,再得懷胎,生一男子,我願吃長齋念佛!」只是尤二姐依然不時得忍受秋桐的氣,心中自思:「病已成勢,日無所養,反有所傷,料定必不能好;況胎已經打下,無甚懸心,何必受這些零氣?不如一死,倒還乾淨!」於是吞金自戕,賈璉摟屍大哭,鳳姐也哭道:「狠心的妹妹!妳怎麼丟下我去了!辜負了我的心!」鳳姐之表裏不一,心機若此,怎不可怖!

王熙鳳為了除去心頭大患,可謂不擇手段,她從來不信什麼陰司地獄報應的,可是林黛玉病逝,賈府又遭抄家,大觀園荒廢鬧鬼,不太安寧,命硬的鳳姐在此活見鬼,這才將平日的心性改了大半。

(六)警世的象徵意義

王熙鳳精明能幹,為一般男人所不及,可是她也有不少苦惱,為了持家,她可以說是滿腹苦水,雖沒有在老太太、太太跟前有個什麼錯失,暗裏也不知得罪了多少人,總而言之,為人是難做的:若沒有個機變,公婆又嫌太老實了,家裏人也不怕;若有些機變,未免又治一經損一經。她告訴管家周瑞的妻子:「近來妳也知道,出去的多,進來的少,總繞不過彎兒來。不知道的,還說我打算的不好。更有那一種嚼舌根的,說我搬運到娘家去了!」

外邊的人傳著歌兒:「寧國府,榮國府,金銀財寶如糞土。喫不窮,穿不窮。」殊不知接著的一句為「算來總是一場空」。賈府人口浩繁而家道中落,虛有其表,根本就是外強中乾。鳳姐深知家裏入不敷出,凡事想照著老祖宗手裏的規矩去辦,然而產業收入不及先時,多省儉了,外人又笑話,老太太、太太也受委屈,家下也抱怨剋薄。若不趁早節省,再幾年就都賠盡了。身負持家大任的鳳姐,其雙肩擔子之沉重不難想像。因為想出許多省儉的方法,眾人當面敢怒不敢言,背地裏則沒有不恨她的。是以王熙鳳無半個談心的手帕交,其內在世界是很孤單、荒蕪的,即使是原本陪她嫁過來ㄚ頭,後來升格為妾的平兒,亦動輒得疚,照樣挨罵被打,難以跟鳳姐說些體己的知心話。

丈夫賈璉花心,鳳姐管得嚴,醋勁大,凡ㄚ頭們跟前,丈夫多看一眼,她會當面打人發飆。偏偏適得其反,賈璉既搞外遇又偷娶尤二姐,豈不諷刺!賈政庶出的女兒探春才色出眾,鳳姐卻說:「雖然正出庶出是一樣,但只女孩兒,卻比不得兒子。」其重男輕女的守舊觀念由此可知。遺憾的是,王熙鳳膝下無子,給了丈夫偷娶的藉口,自己好不容易懷了男胎,竟不幸流產,成為她一生擺脫不了的心魘及至痛。由於獨掌賈府大權,歷年積聚不少貲財,抄家則一朝而盡,當為王熙鳳所始料未及。當賈母亡故,家道大落,強勢的鳳姐不復得見,眾人道:「從前奶奶在東府裏還是署事,要打要罵,怎麼那樣鋒利?誰敢不依?如今這些姑娘們都壓不住了?」此一時彼一時也,今昔之對比,怎不感嘆!繼而病重難癒,賈璉不似先前恩愛,回來也沒有一句貼心的話,鳳姐心裏更加悲苦,加以被冤魂纏繞害怕,恍惚中見到先前被自己害死的尤二姐,她感到後悔不已,只求速死。真是早知如此,何必當初!先前遭到抄家,賈璉放高利貸的金錢全被沒收,革去捐官「同知」職銜,免罪釋放,而王熙鳳死後,賈璉有感於妾平兒傾囊相助辦理鳳姐後事,且使女兒巧姐躲過逼嫁之禍,敬重之餘,賈璉乃將平兒扶正,卻依然過著男性主宰一切的貴族生活。

《紅樓夢》王熙鳳的人物塑造,圓型立體,令人印象深刻、難忘。鳳姐一生爭強鬥勝,呼風喚雨,不可一世,是封建大家庭極厲害的女性,最後卻落得一場空,以悲劇收場,具體呈現了人生「興∕衰」、「強∕弱」、「勝∕負」、「得∕失」、「幸∕不幸」的強烈對比,尤具警世的象徵意義,引人深思再三。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喬桑 的頭像
喬桑

喬桑の文藝錄 

喬桑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