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31398058_o.jpg

(一)男尊女卑

曹雪芹《紅樓夢》所呈現出來的,是男尊女卑的大男人主義威權社會,在這般傳統封建貴族家庭中,女性完完全全依附男性而生,自生至死一輩子為男性所宰制,談不上所謂的女性自主意識,即連書中強勢、厲害的賈府二奶奶王熙鳳,丈夫賈璉照樣拈花惹草,當賈璉與管家鮑二妻子的姦情曝光,賈璉認錯道歉之後,鳳姐還是又哭又鬧,賈璉道:「今兒當著人,還是我跪了一跪,又賠不是,妳也爭足了光了。這會子還嘮叨,難道妳還叫我替妳跪下纔罷,──太要足了強,也不是好事!」這一說,就令鳳姐無言以對了。

《紅樓夢》之中,女性自殺者不少,諸如寧國府賈敬長孫賈蓉媳秦氏死了,其ㄚ鬟瑞珠忠心耿耿,亦觸柱而亡,合族皆稱嘆,賈珍遂以孫女之禮殯殮之;寧榮二公當年修造的鐵檻寺老尼認識的張姓施主,其女「金哥」知義多情,早已與張家公子訂親,因父母愛勢貪財,另許長安府太爺小舅子李少爺,金哥有愧,便一條汗巾悄悄自縊;榮國府賈赦女迎春ㄚ鬟司棋,與表兄相愛,私訂終身,家長不許婚嫁,司棋即一頭撞牆而死;榮國府管家鮑二媳婦與賈璉通姦,東窗事發,上吊自殺;王夫人ㄚ鬟金釧兒與賈寶玉過於輕佻親密,遭王夫人逐出賈府,在家裏哭天抹淚,投井而死等等。不過,採取自戕的激烈手段之眾多女性,或可視為對男性威權的一種反抗,且個性最鮮明、最具女性自主意識者,當為東府當家賈珍的妻妹尤三姐和榮國府老太太賈母的貼身ㄚ鬟鴛鴦。

(二)尤三姐剛烈自刎

寧國府當家賈珍妻尤氏有二個妹妹,尤二姐被榮國府賈璉看上偷娶。至於最小的尤三姐,模樣兒風流標致,又偏愛打扮出色,風情萬種,風流公子們看了無不動心。尤三姐向來也和姐夫賈珍偶有戲言,但不似她姐姐那樣隨和,所以賈珍雖對尤三姐有垂涎之意,卻也不敢造次,免得自討沒趣。賈璉既已娶尤二姐,乃主動撮合尤三姐嫁給自己的姐夫賈珍,他告訴尤二姐:「依我的主意,不如叫三姨兒也合大哥成了好事,彼此兩無礙,索性大家喫個雜燴湯。」其後逕向三姐兒道:「三妹妹為什麼不合大哥喫個雙鍾兒?我也敬一杯,給大哥合三妹妹道喜。」尤三姐脾氣本就不好,聽了這話,立刻跳起來,站在炕上,指著賈璉冷笑道:「你不用和我『花馬掉嘴』的!偺們清水下雜麵,你喫我看!提著影戲人子上場兒,好歹別戳破這層紙兒!你別糊塗油蒙了心!打諒我們不知道你府上的事呢!這會子花了幾個臭錢,你們哥兒兩個,拿著我們姊妹兩個權當粉頭來取樂兒,你們就打錯了算盤了!我也知道你那老婆太難纏!如今把我姐姐拐了來做了二房,『偷來的鑼鼓兒打不得』!我也要會會這鳳奶奶去,看她是幾個腦袋,幾隻手!若大家好取和便罷;倘若有一點叫人過不去,我有本事先把你們兩個的牛黃狗寶掏出來,再和那潑婦拚了這條命!喝酒怕什麼!偺們就喝!」說著拿起壺來斟了一杯,自己先喝了半盞,揪過賈璉來就灌,嚇得在風流場中行走慣了的賈璉、賈珍酒都醒了。只見這三姐索性卸了妝飾,脫了大衣服,鬆鬆的挽個髻兒;身上穿著大紅小襖,半掩半開的,故意露出蔥綠抹胸,一痕雪脯;底下綠褲紅鞋,鮮豔奪目;忽起忽坐,忽喜忽嗔,沒半刻斯文。三姐自己高談闊論,由著性兒,拿他弟兄二人嘲笑取樂。賈璉、賈珍弟兄兩個毫無招架之力,別說調情鬬嘴,竟連一句響亮話都沒了,回去之後,不敢輕易再來招惹。

對於姐姐嫁給賈璉,尤三姐不以為然,說道:「姐姐糊塗!偺們金玉一般的人,白叫這兩個現世寶沾污了去,也算無能!而且他家現放著個極利害的女人,如今瞞著,自然是好的;倘或一日她知道了,豈肯干休?勢必有一場大鬧。妳二人不知誰生誰死,這如何便當作安身樂業的去處!」尤二姐於是要賈璉、賈珍快幫妹妹找對象嫁了,畢竟留着終久要生事的;賈璉表示贊同,說:「就是塊肥羊肉,無奈燙的慌;玫瑰花兒可愛,刺多扎手。偺們未必降的住,正經揀個人聘了罷。」

這時,薛寶釵兄薛蟠友人柳湘蓮來訪,賈璉趁便代尤三姐提親,柳湘蓮鑒於賈璉、薛蟠出面,當即從命,並留下家中傳代之寶「鴛鴦劍」做為信物定禮。尤三姐喜出望外,將鴛鴦劍掛在自己繡房牀上,每日望著劍,欣於終身有靠。詎料,柳湘蓮其後向賈寶玉問起賈璉偷娶二房之事,寶玉道:「她是珍大嫂子的繼母帶來的兩位妹子。……真真一對尤物!──她又姓尤!」柳湘蓮聽了,說:「這事不好!斷乎做不得!你們東府裏,除了那兩個石頭獅子乾淨罷了!」寶玉這一聽,紅了臉。柳湘蓮自慚失言,當即悔婚,說:「客中偶然忙促,誰知家姑母於四月訂了弟婦,使弟無言可回。要從了二哥,背了姑母,似不合理。若係金帛之定,弟不敢索取;但此劍係祖父所遺,請仍賜回為幸。」尤三姐在房明明聽見,好容易等了柳湘蓮到來,今忽見反悔,便知他在賈府中聽了什麼話來,把自己也當做淫奔無恥之流,不屑為妻。尤三姐萬分心傷,淚如雨下,憤然還劍,順勢自刎而亡。其剛烈若此,柳湘蓮深感後悔,拭淚道:「真真可敬!是我沒福消受!」接著大哭一場,等買了棺木,眼看著入殮,又撫棺痛哭方告辭而去,且柳湘蓮痴情眷戀,竟自截髮出家。尤柳二人之道德意識,誠非世俗之人所能及也。

(三)鴛鴦忠心殉死

再者,賈母鍾愛的ㄚ鬟鴛鴦,父親名曰金彩,夫婦都在南京看房子,哥哥文翔是老太太賈母的買辦,嫂子也是老太太那邊漿洗上的頭兒。鴛鴦模樣漂亮,聰明能幹,行事可靠,為賈母所愛;賈母喜行酒令,向來都是由鴛鴦來發號司令。平時,賈母非常倚重鴛鴦,不能一日無她,當賈璉父賈赦看上鴛鴦,欲納之為妾,如此一來,鴛鴦就無法留在賈母身邊服侍了,賈母告訴賈赦妻邢夫人:「有鴛鴦那孩子還心細些;我的事情,她還想著一點子。該要的,她就要了來;該添什麼,她就趁空兒告訴他們添了。鴛鴦再不這麼著,娘兒兩個,裏頭外頭,大的小的,那裡不忽略一件半件?我如今反倒自己操心去不成?」賈母特別強調,留下鴛鴦服侍她,就跟盡孝了一樣。替丈夫向賈母去討鴛鴦的邢夫人,只得閉嘴。

當然,鴛鴦也是極有個性的女子,她不願嫁賈赦為妾,直接表明拒絕,謂剪髮出家亦在所不惜。不敢忤逆丈夫的邢夫人猶不死心,迂迴透過鴛鴦的嫂子來遊說,結果嫂子反遭鴛鴦痛罵,羨慕人家的丫頭做了小老婆,得到許多好處,有樣學樣,也要把她送入火坑。罵得嫂嫂啞口無言。賈赦既知鴛鴦咬牙不願意,明言鴛鴦看上了寶玉,實則暗指鴛鴦與賈璉另有「私情」,竟向鴛鴦的哥哥說下狠話,威嚇鴛鴦難出他的手掌心,除非鴛鴦死了,或是終身不嫁男人。但鴛鴦毫無所懼,加以賈母不捨鴛鴦離開身邊,賈赦無法如願,只得死心,另外花錢再買少女收在屋裏。

賈母待鴛鴦之好,鴛鴦銘感於心,服侍賈母更是無微不至。後來寧榮二府遭抄家之禍,元氣大傷,未久,賈母辭世,鳳姐照管裏頭的事,賈璉在外作主,為了節省,說「喪與其易也,寧戚」,認為老太太的喪事,悲切即是真孝,不必糜費,只圖好看;又謂「抄過家的人家,喪事還是這麼好,將來又要抄起來」。鴛鴦為此大表不滿,哭得淚人一般,拉著鳳姐,磕頭請求:「我想老太太這樣一個人,怎麼不該體面些?我雖是奴才ㄚ頭,敢說什麼;只是老太太疼二奶奶和我這一場,臨死了還不叫她風光風光?我想二奶奶是能辦大事的;……我生是跟老太太的人;老太太死了,我也是跟老太太的!若是瞧不見老太太的事怎麼辦,將來怎麼見老太太呢?」賈母之後事種種,鴛鴦無法滿意,辭靈時已哭得昏暈過去,醒來又哭,想到自己跟著老太太一輩子,身子也沒著落,將來得被其他人掇弄,她受不了這樣的折磨,倒不如死了乾淨,於是上吊殉死。賈政因鴛鴦為賈母而死,要了香來,上了三炷,作了個揖,說:「她是殉葬的人,不可作ㄚ頭論;你們小一輩的都該行個禮兒。」對鴛鴦的忠心耿耿,表示極高的敬意。

綜上所述,《紅樓夢》東府當家賈珍的妻妹尤三姐,榮國府老太太賈母的貼身ㄚ鬟鴛鴦,一剛烈自刎一忠心殉死,皆為男尊女卑的大男人社會中,難得一見的個性鮮明之獨立女性。她們勇於反抗威權,不屈從於宿命,卻為此付出生命的慘痛代價,怎不令人心酸喟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喬桑 的頭像
喬桑

喬桑の文藝錄 

喬桑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