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265663_1444093555614846_864518255149784405_n.jpg

﹝淡水有河book﹞

人物、情節、場景與主題,是短篇小說寫作的四大重點。

小說是給大眾看的,而小說之動人與否,主要決定於人物。一切的故事情節,都要由人物演示出來,因此人物塑造關係整篇小說的成敗。比如說,經常可見到某些小說技巧拙劣,傖俗可笑,主角一如行屍走肉,偏偏其中卻夾雜一個活生生的人物(一個在字裡行問無意中發現的既有趣又可置信的人物),就憑這人物,瀕臨失敗的小說居然起死回生,使讀者耐心的看到最後一頁,並且意猶未盡。小說人物的重要性由此可見一斑。

只要人物塑造成功,小說便具有強大的感染力,讀者縱使對故事已經淡忘,對人物卻難以忘記,如曹雪芹《紅樓夢》的賈寶玉和林黛玉、托爾斯泰《安娜‧卡列尼娜》的安娜、卡繆《異鄉人》的莫梭、巴斯特納克《齊瓦哥醫生》的拉娜、川端康成《雪國》的藝妓駒子、夏目漱石《少爺》的我、鍾肇政《臺灣人三部曲》的奔妹、東方白《浪淘沙》的丘雅信……等都是。

凡從事小說寫作的人,於小說完成後,應該先問自己:「我的小說有沒有活生生的人物?」沒有「活」的人物的小說,只能算是空有其表的「模特兒」罷了。可是,如何才能成功地塑造出活生生的人物呢?除了事件的選擇與情節的開展,對於性格的建立與描繪有著極大的關係之外,其他可分為說白、動作與外型三點來說明。

(一)說白

人物的行為舉止應與性格相符,談話(說白)當然也須符合身分。毛姆說:「一個妓女說話,絕對要像妓女。」就是這個意思。作者千萬不可代替人物說話,因為這樣的小說人物充滿作者思想的影子,不但有失真實,也沒有自己的生命。這正是現代小說作者常犯的老毛病,只要細心觀察,便會發現,「大老粗」口出「聖賢語」的例子,處處可見。

小說人物的說白,既負起故事推進的責任,另一方面也是人物性格的表現。楊青矗〈在室男〉中的煙花女大目仔,便是藉著說白充分突出了人物性格的標準例子。比如大目仔在綺美時裝店與闊嘴的一番對話,生動傳神,讀來莫不印象深刻,久久不忘,使我們對人物的性格有了足夠的了解,覺得她就在身邊一樣。

又,說白妥善利用,更可顯示人物的心理反應,這有如一把利劍,任何優秀的小說作者都要能善於使用。像沈萌華的〈鬼井〉,便將這把寶劍耍得漂亮極了。作者以簡明扼要的對白,將女主角懷孕之後,男主角煩躁易怒、厭惡不耐的微妙心理自自然然的呈現出來。

「妳到底要我說多少遍?」

「我是說,我這樣做不會叫你不高興,我才敢。」

「不會,絕對不會,妳放心好了。」

「我是說,我希望你認為我這樣做是對的。」

「對對對對,沒有錯。好了吧?」

如果你是小說作者,那麼請問你,每一個場面中,你是否讓你的人物去思考,去感受,去為他們本身講話?

(二)動作

人物假若沒有動作,只能算是半個人。故事情節要靠人物來表演,這種表演是要靠戲劇手法才能達到預求的效果。如果動作刻劃細膩入微,進而與對白相得益彰,將使小說人物鮮活突出,使讀者留下不可磨滅的印象。請看楊海宴〈暴發戶與風濕症〉中的一小段:

「是這樣,」他更用力搓動雙手,好像這樣就能把他要說的話搓出來似的:「是這樣的,我周轉不靈了,耍斷糧了,請隨便借我一點。」

他說完這些話,像達成一件艱鉅任務似的那麼輕快,但同時一點等候判決的焦灼,一分茫然,一分自憐的淒涼情緒卻又緊攫著他。眼前也很快的掠過老婆孩子們等著他帶錢買米買菜回來那點容忍情景。

「沒有錢,恰好沒有錢了。」朋友冷靜的說,並且在睡衣口袋裡作勢掏弄著,以證明他所說是實。

只要有借貸的經驗,對於上述的「他」與「朋友」兩人不同的手部動作,能不引起內心深深的感慨?

引起讀者深藏內心的情感,產生共鳴,可以說是小說創作的根本目的之一,而動作刻劃往往是最為迅捷的途徑。

人物的小動作,對性格刻劃十分重要,有時一兩個小動作比什麼都更能生動地透露性格,這種內在的表現比一般外在敘述的效果要強上千萬倍。像趙雲的〈終站〉,小說即將結束的一段是這樣的:

阿雄悄悄地坐起來,雙手抱著膝蓋,呆呆地望著那面窗,黝黯的畫框,那一面是地獄的豳微之光。阿雄長長地嘆息一聲,又悄悄地躺下去。

簡明的動作刻劃,把懷春少年面對色情的誘惑時,內心的不安與掙扎,巧妙的寫出來,由這種心理,更可看出少年尚未成熟的性格。

(三)外型

小說作者對人物外型的描寫,很難恰到好處。外型的特徵有限,如頭髮、臉部五官、身材大小高矮等,不容易用獨特的手法來表現,因此對於人物外型的描寫,寧可太少,不可太多,只要提示一些要點,讓讀者自己的想像力去做枝節的補充即可。像一些好的小說,讀過並不覺得作者刻意描寫了主角外型,然而心目中卻對主角的形象十分明晰。但有些小說,常有一整段冗長的描寫,把人物從頭到腳,一五一十的報告給讀者,甚至還大量採用陳腔濫調的成語,像「美麗大方」、「魁梧英俊」等等.令人倒盡胃口。

人物外型的描寫,應以自然為要,絕對避免刻意求之。對重要人物,最好隨故事的推展,陸續加以描寫,只要抓住一點,特別強調就行了,免得讓讀者與人物產生不必要的隔閡。

除了說白、動作與外型外,塑造人物還必須注意的是,世間沒有絕對「好」也沒有絕對「壞」的人,否則這人物便失去了「人性」。比如弱小者,在某種情勢之下卻會是個令人刮目相看的勇者一樣。若作者忽視「必然中有蓋然,蓋然中有必然」的戲劇因素,那麼他筆下的人物,便是「類型」的、「扁平」的,沒有各自的特殊性,這樣的人物怎能感動讀者呢?

總之,塑造人物是小說創作的第一要點。人物是小說的生命,小說更是人的藝術。

全站熱搜

喬桑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