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354281_2402220793135446_3285003271034372096_n.jpg

[山茶花]

Juliet

利用時間把南遊五日的日記補全,重讀一次,發覺寫的除了你,依然是你。

你不是說要幫我謄稿麼?我手頭的稿子修改得差不多了,可是你呢?我一想到你專注的在為我謄稿,就忍不住要摟你,吻你,儘管你會輕輕的斥責我使你分心。

昨晚回到家,小珮和小豪搶著為我提鞋。才坐定,他們便問:「阿姨呢?」「哪個阿姨?」「同學阿姨呀!」「回臺南了。」「臺南在哪裡?遠不遠?為什麼要回去?怎麼不帶阿姨回來?」這些小精靈一點也不放鬆,就這樣一個接著一個問題窮追不捨。你說,我如何回答他們?

千萬別說不知該寫些什麼?要知道,我盼望你的來信就如同你盼望我的去信是一樣的。

我是黃昏後猶未靠站的浪子,在僅剩的一點餘暉裡,兀自佇立一個固執的等待。

喬  1977年2月5日 黃昏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喬桑 的頭像
喬桑

喬桑の文藝錄 

喬桑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